首页(蓝狮在线注册)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2-07-29 22:12   

  首页(蓝狮在线注册)是,之前篇幅有限,今天就从“港星”这一方面具体展开,港片迷小十君继续过一把嘴上的情怀瘾。

  刘嘉玲、吴君如——开心就好;郑秀文、杨千嬅——无意恋战;蔡卓妍、薛凯琪、邓丽欣——小打小闹……

  再硬凑个舒淇、Angelababy(以资源优势看),真是一双手也数得完。

  “四大天王”和“双周一成”的黄金时代早已过去,刘德华、成龙仍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劳模,刘青云古天乐照例在大银幕上相爱相杀。

  他们还能跟随制作人、导演北上大陆捞金,陆港合拍片总是以男人戏为主,或双雄或三角或群像,“香港男演员+大陆女花瓶”成固定搭配,有些时候还需要带一带大陆的几位流量小生。

  全港阵容如今愈发少见,除非放弃大陆市场,留给本埠女星的机会更是所剩无几。

  香港电影人自己心里最清楚,一到每年一度的金像奖,影帝似乎成了他们要死守的“尊严底线”(几乎不颁给大陆男演员),影后则时常陷入无自己人可给的尴尬状态之中。

  自2005年,章子怡凭借《2046》捧走最佳女主角起,金像奖典礼上已经出现过两次,大陆女星连续数年包揽影后奖杯的景况。

  继章子怡之后的,是《如果·爱》的周迅,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的巩俐,《姨妈的后现代生活》的斯琴高娃。

  ▲斯琴高娃老师也是第一位拿到金像影后的大陆女演员,缘于一部1984年的合拍片《似水流年》。

  第二次还是章子怡给开的先河,也还是墨镜王的片子,《一代宗师》捧出的宫二小姐,戏里戏外都打了一场漂亮仗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春夏的获奖角色“王佳梅”最初找的是颜卓灵,香港新生代女演员中最为亮眼的一位。

  同为90后的她,其实早在2013年就靠《狂舞派》里的出色表演,入围过金马、金像的最佳女主角提名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大尺度戏拒接,颜卓灵或许会被捧出来终结“金像尴尬”,尽管春夏的经历和气质明显比她更为合适。

  ▲从《寻龙诀》的凶狠到《六弄咖啡馆》的清新,颜卓灵的角色可塑性还是非常强的。

  章子怡上一任的金像奖影后,正是颜艺俱佳,被圈内视为“林青霞接班人”的张柏芝。

  前一年,也就是2003年,她在两部影片《大块头有大智慧》和《忘不了》中,都贡献了令人难忘的演出。

  她、谢霆锋、陈冠希都是当时备受瞩目的新生代希望,但是把这几个人名字摆在一块,后面发生了什么,你们都是知道的。

  不过,在金像影后的攻守战中,还出现这样一种现象,几位老戏骨女演员把影后的奖杯先后拦在了香港。

  第一轮,是鲍起静通过许鞍华导演的《天水围的日与夜》,结束大陆女星连续拿奖的局面。

  然后就是《心魔》让惠英红再度封后,今年四月她又凭《幸运是我》三度捋奖,顺便阻止周冬雨(当时大热)接棒春夏,做第二个90后金像影后。

  还有叶德娴复出之作《桃姐》的杀出,令她一度风光无限,金马、金像、威尼斯等国内外大奖拿了一圈。

  中间还穿插着,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的刘嘉玲,其实也是当年《自梳》大热倒灶后弥补的安慰奖。

  以及《春娇与志明》的杨千嬅也是多年苦等出头,把中年港女余春娇失恋恨嫁的困顿心境演绎出彩,终于赶在“女人四十”之前得获肯定。

  相信现在谁能有说得过去的表现,“粥有僧少”的金像奖一定不会再辜负于他/她。

  此处小十君还想到另一位老影后——罗兰,99年参演《爆裂刑警》,虽然在其中戏份不多,也足够让她以65岁的高龄,荣获“最老金像影后”的头衔,至今为止无人可破。

  罗兰、惠英红、鲍起静、叶德娴,包括女配角奖拿到手软的台湾女演员金燕玲,都是只要一出现在电影里,我们便知道会有好戏看。

  比如《明月几时有》中,叶德娴演“方姑”周迅的母亲,也算是今年最深入人心的一个角色,提前预定明年的最佳女配角。

  她们擅长倚老扮老,在各自的封后之作中,总是面上生斑,白发搔头,身形佝偻,穿着粗布麻衣的师奶、阿嬷形象。

  《爆裂刑警》中的痴呆四婆,错把吴镇宇和古天乐两名阿sir当成自己的孙子。

  她的言行经常搞得两人哭笑不得,却又为他们因不得志而苦闷的内心,注入了如同亲人般的温情。

  当她注意到邻居阿婆是个独居老人,就开始默默地帮助她、陪伴她,甚至向她暗示自己可以为她送终。

  《桃姐》中成为刘德华干妈的老仆人桃姐,因为突发中风终于不用再伺候主人了。

  可是进入老人院后,那种独自等死的压迫感又能将她吞噬,幸好有独身的少爷愿意像儿子一样陪伴着她。

  因为芬姨患有老年痴呆症,两个就快被社会遗忘并抛弃的边缘人士越走越近,从此相互帮助彼此扶持。

  桃姐前半段“主仆有别”的卑微,一个人呆在老人院过年的落寞,搀着少爷参加电影首映礼的开心▼

  芬姨不想独自等死的哀求,顶着染发剂去找阿旭时的慌张,知道自己有病的绝望痛哭▼

  这些真实细致、有生活感的精彩刻画,都组成了电影里令人深刻的无数段落,的确堪称影后级的表演。

  如果是曾经的港片女神没有息影,来演这些角色,首先她们未必能放下架子,再者我们也不想看她们演人家的妈妈婆婆。

  而且更不像这群老戏骨一样,真正从底层而上历经磨难,无数配角成就醇熟演技,驾驭起来也是难事。

  惠英红3岁起和母亲及妹妹在湾仔街边卖口香糖,12岁到夜总会做舞女,17岁入行成为邵氏的当家打女。

  甚至这三人就像自己演的几个角色一样,至今单身未婚。不是港姐,不靠相貌,单凭跌宕的人生沉淀出演技的深度。

  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,她们没有缺席,只是在昔日女神的艳光之下,甘当绿叶衬红花。

  是她们的苦熬出头填补了港片中的演技空位,也守护住了当下香港女演员的颜面。

  你们可能也发现了几位老戏骨拿奖角色的同质化现象——底层人物,老龄化,非疯即病,单亲或独居……

  鲍起静现在有一部《我的妈呀》在大陆上映,又演的是惹事生非身患绝症的母亲形象。

  她一流泪照样能俘获影后提名,然而真的有些看腻了,也很难再演出新的花样超越自己。

  之前她在恐怖片《僵尸》里,演一位为了让自己丈夫复活,接连害死好几个人的老婆婆。由善良到恶毒的转变,可谓张力十足。

  也别忘了,曾经的惠英红是个打女,曾经的叶德娴能演喜剧扮姣婆,曾经的罗兰既可以做妖艳反派,也可以变成你童年阴影里的“龙婆”。

  讲香港底层市民生活的文艺小品,来来去去已经拍得差不多了,连最热衷于此题材的许鞍华都转投了大片的怀抱。

Copyright © 2019 门徒娱乐 版权所有